七凫_

【伞修】一起跨年吧


竹马paro

之前发过的一个小甜饼的系列<( ̄ˇ ̄)/

迟到的元旦更新

————————————————————


熄灯铃打过,苏沐秋刚躺下没多久,就感觉到自己床旁边的梯子一颤一颤的,他下意识的从被窝里伸出手往床脚探过去,冷不防被外面的空气冻得一激灵,正想把手缩回被窝里却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一只冰凉的手给握住了。


“卧槽!”他低喊一声,被突然摸上来的手给吓了一跳。


“诶你别放手啊。”刚想把手甩开的苏沐秋耳边传来一声低呼,虽然声音压得很轻,但苏沐秋在如此惊吓的情境下还是听出了那是叶修的声音。


“冻死我了冻死我了,快往里靠给我挪点位置。”叶修哧溜的蹿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掀开了他的被子钻了进去,不给苏沐秋一点反应的时间。


“喂你干嘛突然爬上来啊吓我一跳。”苏沐秋说着侧过身把叶修往自己这边拉了拉,扯过压在自己身下的部分被子,把叶修身后那边的缝都压严实了。


叶修似乎还是嫌冷似的往他怀里钻了钻,一手搭在了苏沐秋的腰上:“嘿你还说我,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容易被吓到,差点没把我吓得从梯子上摔下去。”


苏沐秋摸摸他的手和脚,感觉有点冰:“你身上怎么这么冰,要不你躺里边去。”


“没事没事,你腿借我用下就行。”叶修说着双腿缠住了苏沐秋的腿,整个人都差不多贴到了他身上,苏沐秋的身上暖呼呼的,被子也比他床上的舒服多了,抱着温度正好。


苏沐秋顿时让他蹭的有点不太好了:“哎,呦,你好好躺着啊,别乱动了。”


不知道是故意跟他作怪还是怎么的,叶修又抱着他蹭了两下,床板在此时十分配合的“嘎吱”一声,惊得两人顿时都不敢动作。


屏气凝神了好一会,听到下铺的室友翻了个身就没有别的反应后,两人才同时呼了口气。


“吓死我了。”苏沐秋揉了一把叶修的脑袋,虽然不知道黑暗里看不看得见,但他还是瞪了叶修一眼,“让你不要搞事情,被他们发现就惨了。”


虽然自己也被吓得不轻,但叶修还是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的:“哼。”偷偷地在被窝下掐了一把苏沐秋。


抓住被子下乱动的那只手,苏沐秋又重复了一边刚开始的问题:“喂,大晚上的爬上来干嘛啊,明天还要上课呢。”


“明儿上完不就放假了吗,元旦三天小长假呢,有什么打算不。”叶修抬头轻轻撞了一下苏沐秋的下巴。


“没什么打算啊,就待在家过呗,你妈能放你出来么。”


“不放我出来我偷偷溜出来啊,再说了,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出来都是找你。”


“这话听着怎么有种我带坏你的感觉啊,阿姨会对我的印象不好的。”苏沐秋有点担忧,又揉了一把叶修的头发。


“哎呦笑死我了,你怎么这么逗呢。”叶修轻轻笑了一下,“苏沐秋我说你担心的会不会也太早了点啊,什么带坏不带坏的,想太多,你要不乐意我就不出来了啊。”


“诶谁说我不乐意了。”苏沐秋搂紧了叶修的腰,“你待家里不嫌无聊么,还是天天和你弟吵架去?”


叶修踹了脚苏沐秋,又被某人夹紧了踹人的腿:“我那叫兄弟情深,你不懂。”


“啧。”苏沐秋表示他很不屑。


“那就这样啊,31号晚上我跑你家去,一起跨年呗。”




“乐意至极。”


苏沐秋笑了笑,俯下头在叶修唇上亲了一口,附在他耳边轻轻说。



——————————————————

元旦过了,也算是新的一年吧

从开学起一直都很忙,没有达成自己周更的目标真是惭愧,可能到期末结束前都不会有更新了qaq

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很高兴能爱着伞修这对cp,也希望能一直爱下去

希望大家新一年都能顺顺利利的,每一天都开心哦(*^-^*)


ps.如果能ci到更多的粮就更好啦b( ̄▽ ̄)d



【伞修】 竹马(1)


那篇来不及写了,就用这篇专门拿来撒糖的坑凑数吧

——————————

“哎你慢点!”


苏沐秋一口气飞速地冲过了终点,缓冲了几步后才停下来,弯下腰撑着膝盖喘气,抬眼看着后面使出吃奶的劲跟上来的叶修憋红了脸在冲刺着,嘴角不由弯开一个大大的弧度。



某人终于千辛万苦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终点,想故意撞到苏沐秋身上,可惜苏沐秋早就看穿了他的意图,在人以不减的速度冲过来的时候就稳住身子,张开双臂将某个不怀好意的人牢牢抱住了。


“哎呦——”

 
他们俩还在冲劲的作用下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等终于站稳后,叶修就着刚才的动作,双手环着苏沐秋的脖子,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嘴里还在拼命喘着,脸上的红色一时半会褪不去,他贴着苏沐秋断断续续地控诉着:



“你……你跑这……么快……干……什么……有病啊……”



说罢还抬起一只手软绵绵的锤了他一下。



苏沐秋笑着搂紧他,抹了一把他额头上的汗,顺带着感受了一下叶修脸上滚烫的温度。



“谁在下课的时候跟我说能跑多快就多快,完全不用顾及他的感受的?”



“靠!那个傻逼绝对不是我……”



叶修将脸埋在他胸前,大力地蹭蹭,故意把脸上的汗全部蹭在他衣服上。

 

苏沐秋用手抵住某个乱动的脑袋,另一只手在他身后帮他顺着气,眼睛却飞快的抬起向周围扫了圈确定没人后,低头在叶修泛着红的耳根旁亲了一口,轻轻咬一下柔软的耳垂。



“喂,你干嘛呢,当心被人看见。”



叶修仍然埋在他胸口没动弹,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没有阻止苏沐秋的动作,当然他现在也没力气阻止……只是刚褪下去一点红色的脸似乎颜色又重了一些。



在叶修头顶上揉了一把,苏沐秋把人拖着往跑道旁的看台走去,一手半搂着装死的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手抓过一边的背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水杯,单手艰难的转开杯盖,看到杯里微微荡起的水后他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些什么。



低头坏坏的笑了一声,起了恶作剧的心思,而某个累得半死做死鱼状的人丝毫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拖着长长的尾音闷声道:“水,我要喝水……快渴死我了。”



似乎从话里听出了几分难得的撒娇意味,苏沐秋心一软,觉得有什么东西轻轻在心间扫过,低头在叶修发顶吻了一下,笑着说:“渴啊?喂你喝水?”



只见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下蹭蹭点了点头,终于慢悠悠的抬了起来,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激烈运动后的潮红,虽然在大晚上黑漆漆的看的不真切,但是谁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苏沐秋就被叶修难得有点懵的状态可爱到了,当然他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的,说出来只会招来一顿打……



摸摸鼻子,他道一声“好”,就抓起水杯灌了一大口,鼓着腮帮子做贼心虚似的又往四周瞄了瞄,就飞快印着叶修的唇贴了上去。



“嗯?”被猝不及防亲上的叶修微微瞪大眼,刚跑完步还不大清醒的脑子此时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前面的人。



然而苏沐秋已经扣住他的下巴,丝毫没有留给他犹豫的时间,顺着微张的双唇就将水渡了过去,勾着叶修的舌头翻搅了一圈,才意犹未尽地退出来,末了还沿着唇畔舔了舔 。


“我怎么觉得今天的水特别甜呢。”






——

写了一半来不及写完

有时间再补

【伞修】 勇气


伞修深夜60分

人类苏×兽王叶

一只只有五六岁长大后翻身把人压的苏苏?

怎么艾特人……大哭……

——————————————

外婆说,森林里面有很多宝贝,人们都想进去找宝藏,可是有很多宝贝的地方都会有妖怪,所以进去的人最后都出不来了。

苏沐秋望着眼前望不到边际的森林,葱郁挺拔的树木参差遮掩着,树叶浓绿,厚重的仿佛透不过光,即使是在白天,一眼望进去也看不到几丝光亮,虽然阳光打在身上,却让人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眼前有一条杂草横布的小道,似乎是以前有人进去过留下的,路边堆满碎石,时不时有几只不知名的飞虫低空飞过。

苏沐秋有点害怕,咬着食指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外婆说过,森林里面有妖怪,进去就出不来了,很可怕的。可是……他真的好想进去啊,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要进去找宝藏?他也好想知道宝藏是长什么样子的啊,能不能吃,好不好吃啊?

外婆还说过,我们要有好奇心,但是有时候,太多的好奇心也不好,因为好奇心害死,害死……害死什么来着?

那他到底要不要好奇呢?苏沐秋有点困惑。

他瞪着眼睛望向森林。里面黑黑的,看起来好可怕哦,会不会有怪兽跑出来把自己吃掉?

苏沐秋一想到这,有些害怕地皱起包子脸,可是,他好不容易溜出来一次,不进去看看好可惜哦。

嗯!犹豫了一小会,他决定鼓起勇气进去看看。

小脚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他晃晃悠悠地从小路走了进去。

偌大的森林却只有几只怪异的虫子在草丛里跳来跳去,路上只听得见自己时不时踩断一根枯枝的脚步声,苏沐秋握紧小拳头,望望周围漆黑的交错的树影,害怕得有些发抖。

本以为越往里走会越来越黑,苏沐秋瞪着大眼睛看了看四周。

树木逐渐变得稀疏,阳光趁机大把大把地洒进来,照的森林里一片空旷,绿油油树枝上偶尔有几只小松鼠蹿过,留下“窸窸窣窣”的树叶摩擦声,还有渐渐出现的几只颜色靓丽的鸟,婉转地啼叫着,让刚刚还阴沉沉的森林霎时生机勃勃。

诶?好像没有外婆说的那么可怕?

脚下的步子不停,继续往森里深处走去,视野变得越来越开阔。

哇——

拨开一丛灌木,苏沐秋惊奇地看着眼前出现的一栋木制小屋,静静的立在森林中央,屋旁环绕着一圈颜色各异的盛放的花朵,生长的意外和谐,不远处还有一个湖泊,蓝盈盈的水光映衬投下的树影,有蜻蜓点过水面,荡开一圈圈泛着碎光的涟漪,空气中的气息似乎都变得清新好闻。

哇,这里好漂亮哦,这是不是就是外婆说的那个世外……嗯……桃源?桃?咦,这里没有桃啊。

他非常认真地环顾一圈,确认没有在树上发现一颗桃。

转头看向那座小屋,诶,这是藏宝藏的地方吗?

嘿嘿,苏沐秋有点激动,他觉得自己好像发现森林里的宝藏了耶,好开心哦,寻宝也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嘛!

他欢快地跑到屋前,却在开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拿手指点点嘟起的嘴唇,鼓着脸思考着,外婆好像说过,一般藏宝藏的地方进去都要念咒语?

“菠萝菠萝蜜——不对,应该是,芝麻开门——”

咦,没反应?

他疑惑的伸手推了推门,却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

苏沐秋瞪大了眼睛看看自己的手,好神奇,和书里说的不一样诶,难道我身上有魔法?

放下手,他贼溜溜地从开的门缝里探进半个脑袋,屋里的地面铺了一层白绒绒的毛毯,装饰很简单,家具也没有几件,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两个柜子和一张床,床?

他睁大眼睛往床上看去,床上有人?

紧闭的双眼睁开,他忽然落进了一双琥珀色有些透明的眼睛中,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色,好像没有云朵的天空,没有水草的湖水,纯粹的让人叹息。而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正带着一丝笑意看向他。

“小朋友,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这里怎么没有宝藏?”苏沐秋看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屋里有宝藏,于是他看着眼前人的眼睛非常诚恳的问道。

叶修被逗的一笑:“谁告诉你我这里有宝藏的?”

“外婆说的,她说好多人到森林里来就是为了找宝藏的。”

“哦?是吗。”

“对呀对呀,嗯,我叫苏沐秋,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住在这里吗?这是你的房子?这里没有宝藏的话,那你知道宝藏在哪里吗?”苏沐秋同学虽然对眼前的人感到非常好奇,但他是个专一的人,他进来就是为了找宝藏的,所以此时一心一意地想要知道宝藏在哪里。

看到身高只到门把高度的,有些胖乎乎的苏沐秋一脸认真地顶着张可爱的包子脸问自己宝藏在哪里,叶修不得不承认他被萌到了,差点笑出声来:“小朋友,那你外婆有没有和你说过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讲话啊。”

“嗯……”苏沐秋很严肃地低头想了想,又抬起头张着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叶修,“说过啊,可是她说的陌生人可能是坏人啊,但我觉得你不是坏人啊。”

叶修看到他忽闪忽闪的长睫毛,有种非常强烈地想上去捏两把的冲动,语气都不由自主的放轻:“你为什么觉得我不是坏人啊?”

“因为外婆说坏人都长的肥头大脑,或者满脸胡茬,反正就是很丑啦,可是你长的这么好看,肯定不是坏人啊!”

被夸好看的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妖怪呢?”

话一出苏沐秋果然瞪圆了眼睛看向他,叶修戏谑的看向他的眼睛,想看看这只小包子有没有被自己吓到,却发现他眼中充满了……惊喜??

“你……”

“你真的是妖怪吗!真的吗真的吗!那你是什么妖怪啊?我第一次遇到妖怪诶!你变个身给我看看好不好哇?”大眼睛里泛着好奇而激动的水波,苏沐秋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地跑到了他面前仰头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叶修突然词穷了,自己作为兽王的尊严呢,怎么他一点都不害怕?往后仰了仰躲开苏沐秋凑上开的肉乎乎的小脸:“这……你不怕妖怪?”

“怕啊,但是你是好人啊,那你也一定是个好妖怪对不对!”

亮晶晶的眼睛看得他都不好意思说一个不字,叶修不由想,这是谁家的孩子,从小就这么有想法?

“嗯……我是个好妖怪。”叶修摸摸鼻子,自己没说谎啊,他真的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人的。

“那你会不会变身啊?”苏沐秋小盆友已经把自己一开始寻宝的目的忘的一干二净,人都快要趴到叶修身上去,眼巴巴地看着他。

叶修忽然一笑,伸手把苏沐秋抱了起来,嗯,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软乎乎的,真舒服。他捏了捏苏沐秋的鼻子,不怀好意地笑着:“会啊,你想看我变吗?”

“想啊想啊!”苏沐秋乖乖上钩。

“那,你得用一个东西和我交换。”

“你想要什么?”

“……”

……

苏沐秋望了望一旁软的跟滩泥似的躺在椅子上的人,想起和他初遇时候发生的事,颇有些愤懑不平。

他当时怎么就那么傻乎乎的答应了这个坏蛋呢。

他走过去,把人压在身下,阖着眼假寐的人懒洋洋的掀起眼皮瞟了他一样,什么话都没说,抬手勾着他的脖子往下压。

嘴唇触碰到一片柔软,苏沐秋伸出舌尖舔了舔,将身下人抱了个满怀。

嗯……其实还是很不错的。他满意的想着,小时候的一次勇敢换来一个人,虽然过程有些差强人意,但结果还是很美好的。

……

“那……你得用一个东西和我交换。”

“你想要什么?”

“你。”

————————————

赶上了吗……

好像有点跑题……

【伞修】盆友!一起熬夜吗?(3)

2:00A.M.

……

3:00A.M.

……

4:00A.M
秋木苏:
老叶啊!!只有你能救我了!!!

一叶之秋:
您拨打的用户正在游戏中,请不要再拨。
嘟——嘟——

秋木苏:
[抱大腿]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憋走!

一叶之秋:
沐秋啊,作为一个乖宝宝好学生爸爸不得不说……

秋木苏:
[打断,继续抱大腿]
叶大?叶神?叶大爷啊!!!!!!

一叶之秋:
苏沐秋,你东西掉了。

秋木苏:
诶?

一叶之秋:
节操。

秋木苏:
只要作业能补完,节操会有的,尊严也会有的!!!

一叶之秋:
[冷漠]

秋木苏:
[可怜]

一叶之秋:
[冷漠]

秋木苏:
[更可怜]

一叶之秋:
说吧,哪科。

秋木苏:
恩人啊啊啊啊啊!
不多不多,就英语报纸阅读!!!!

一叶之秋:
等我打给你,拍照太慢了

秋木苏:
[热泪盈眶]
太感动了! !!!国民好爸爸!!

一叶之秋:
怎么感谢我?

秋木苏:
给你一个吻?

一叶之秋:
[嫌弃]
那你还是当我的小天使吧

————————————

放弃补作业的咸鱼……

在补不完作业的情况下……我选择睡觉(#゚Д゚)

【伞修】盆友!一起熬夜吗(2)


1:00A.M.
秋木苏:
Daddy,你会唱小星星吗?
会呀,一二三四五,上山数老虎。

一叶之秋:
[摸头]
哎呦我这傻逼儿子。

秋木苏:
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

一叶之秋:
嗯,事实证明你还是会数数的。

秋木苏:
你知不知道,每一个熬夜补作业的孩子都是寂寞的天使?

一叶之秋:
哦?

秋木苏:
[摔笔]
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你为什么要抛下我独自一人写完作业?你知道吗,我的心好苦啊!

一叶之秋:
[再见]

秋木苏:
[尔康手]
憋走!爱我!

一叶之秋:
苏沐秋,你可以考虑当个网红。

一叶之秋:
嗯,还是过气的那种。
平时没事少刷微博,多读书,乖,听爸爸的话。

秋木苏:
你走吧,你不爱我了。
你的初恋果然是作业,正房是学习,你的心里还容得下我吗?!!
我要和政治恋爱去了,娶技术当老婆,收英语为正房,纳历史为小妾,亲爱的,kiss goodbye

————————
错过了一点!

【伞修】盆友!一起熬夜吗?


每一个深夜补作业的孩子都是寂寞的小天使??

“滴滴滴”

12:00
秋木苏:
盆友!一起熬夜吗?

一叶之秋:
发的什么疯?

秋木苏:
骚年!你看今儿的月亮如此之圆,是个吸收精气的好时机!不要浪费时间睡觉了,一起来补作业吧!

一叶之秋:
你好像第一天知道我半个月前就把作业做完的?

秋木苏:
哦我忘了原来半个月前我们就友尽了[手动再见]

一叶之秋:
不过话说回来难得啊苏沐秋宝宝,谁在开学第一天就信誓旦旦地和我说自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作业从不拖,假期不到一半就写完?这夸的不就是我吗

秋木苏:
[泪奔]
我竟是第一次鄙视作业提前做完的这帮厚颜无耻之人!禽兽!

一叶之秋:
过奖,禽兽不如的乖宝宝。

秋木苏:
滚蛋!我不就暑假打了两份工!赚钱容易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富二代!下流!无耻!

一叶之秋:
[顺毛]

秋木苏:
我不管!陪我一起熬夜!熬他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作业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一叶之秋:
好嘞,客官您写着,小的打游戏去啦

秋木苏:
[一掌拍飞]
你你你你你你你!这种事可以不告诉我!
我每个小时都戳你,你不在开学就死定了!


————————

为什么会有暑假作业这种东西??

【伞修】出轨??!!(下)


画手苏×写手叶

看智商掉线的苏苏犯蠢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上) (中)

————————————————————

责编——疯狂的橙子:
我到家啦!

一叶之秋:
嗯。晚上回去别再吃东西了,刚才吃了那么多甜点。

(嗯??他们约出去吃饭了??他这么关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责编——疯狂的橙子:
知道啦,你都说了好几遍了。

一叶之秋:
啧,我这还不是怕你哥知道到时候来骂我么。

(哥?什么??他们都见过家长了?!)

责编——疯狂的橙子:
嘿嘿,没事没事,就算出事了我帮你兜着嘛。

一叶之秋:
诶,你是不知道你哥那个唠叨起来的劲,一想起来就头疼,这个死妹控
(还对她哥这么了解?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责编——疯狂的橙子:
嘿嘿嘿,好了好了,你和哥哥都最好了嘛~
还有啊,差点忘了,你一定要记得那个五万字的稿啊!!!按时交!不要再让我催了!!
(这语气是怎么回事?蜜汁撒娇??what?!)

一叶之秋:
唉哟你这从吃饭开始就一直强调这件事还能行吗,我不就欠过一次稿,还是有原因的好吧,你怎么就一直记着呢

责编——疯狂的橙子:
吼吼那次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不记得不行,好了不催你了,记得按时交稿,我要去睡啦,晚安^ω^

一叶之秋:
乖,晚安

晚安?晚安个毛线!苏沐秋愤愤的想着,握紧手中的鼠标,此时就恨不得拿几本本子捏在手里揉成一团泄愤!

他那天不过就是因为听到超市打折就兴奋地把人赶了出去,压根没注意叶修前一句说和编辑出去吃饭,怎么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嗯??

苏沐秋心中的妒火熊熊燃烧着,如果眼前有片草原,他都恨不得把它烧的干干净净。

记录再往上拉。

半个月前
责编——疯狂的橙子:
叶修哥,你看看这条床单怎么样?
[床单.jpg]
(床单?  床单??  床单??!!这都到了床单都要商量着买的地步??)

一叶之秋:
嗯?怎么想到要买床单?生活费够用吗?
(人家生活费够不够关你毛事??怒!)

责编——疯狂的橙子:
够啦够啦,你不用担心我,之前那条床单被室友不小心泼了一床可乐,洗不干净了,就打算新买一条。

一叶之秋:
恩,你自己看着喜欢就好。

责编——疯狂的橙子:
嘿嘿,那你再看看这个?
[毛毯.jpg]

一叶之秋:
??

责编——疯狂的橙子:
之前你不是说冬天睡觉挺冷的嘛,我就打算给你和我哥买一条毛毯
(??!!!!!帮忙买毛毯是责编该做的事吗?!)

一叶之秋:
诶我那就是随口一说,真不用买,你不要在这上面花钱了,自己留着钱买点好吃的,要买我自己会去买的,知道了吗

责编——疯狂的橙子:
不行!就你那喝水找不到杯子就拿牙刷杯喝水的性格我实在信不过。我钱够的,之前当编辑的钱给我打过来了,你不要老担心我钱够不够,怎么跟我哥一样唠叨,我们已经不是几年前了,生活没有那么拮据好吧……
要实在不行,你给我买一大袋零食回报我?

一叶之秋:
……
好好好。

忍得了吗?苏沐秋问自己。

忍不了!!!

约会吃饭还买床单!这是正常编辑和作者之间的相处模式?还是他为了画稿闭关太久已经和时代脱轨了??他都不敢再往上翻怕看到一些更让人浮想联翩的事情,这这这,他要是这都忍得了他就不叫苏沐秋!!

“叶修!!!!!!!你给我滚出来!!!!”

此时刚洗完澡踏出浴室的人被苏沐秋突然的吼叫声吓了一跳,在门槛上跘了一下,心有余悸地边稳住身子边问着:

“干嘛呢干嘛呢,苏沐秋你又抽的什么疯。”

眼神瞟向苏沐秋的方向,在看到他身后亮着的屏幕的那一刻,眼皮一跳,预感到一场狂风暴雨即将到来。

果不其然——

“叶修你给我解释一下!!你跟这个责编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性格一向温和的人此时炸毛的厉害,叶修竟然在有些紧张的气氛中露出一点笑意,而这点笑意无疑更是往正火着的苏沐秋头上浇了一桶油,在他此时已被妒火烧的火热的眼睛中看来叶修这就是心虚的笑!

“你是不是心虚了??啊??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明白你就别想出房门!”

这个架势还真有那么点像泼妇,啧啧啧。叶修走神地想着。

“解释啥呀?责编怎么了?”

被叶修无所谓的态度气的有些发抖,苏沐秋感觉事实离自己猜测的又近了一步。

“你你你!”他伸出手指着叶修,又指指屏幕,“你还敢问我?你们这聊天记录怎么回事?她叫你叶修??她怎么知道你真名的??她还约你七夕出去吃饭?送礼物??我都还没约你呢啊?还有这前面,你们一起出去吃过饭??你还认识她哥?她还给你们买床单毛毯???”

看着苏沐秋嘴一张一合地连喘气都不带一下跟蹦珠子一样吐出来的一大段话,叶修表示虽然看自家恋人发火有点可爱,但此时面对这个有点难解释的局面也很头疼。

“额……你该不会以为我和她是那种关系吧?”

话一出口果然招来苏沐秋的瞪眼,他站了起来,走几步到叶修跟前,伸手大力一拍叶修的肩膀。

“哎呦你轻点!”叶修看见了他的动作,不敢躲,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拍,没想到还是疼得想骂人,平常也没见他这么有力啊,果然嫉妒能使人的武力值刷刷的飙升,啧啧啧。

苏沐秋仿佛没听见他的喊叫,捏住叶修的肩膀,漂亮的眼睛瞪的老大,眼角隐隐有些血丝,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质问:

“那种关系?”上扬的语调透着些危险的意味,“你说!你们什么关系!”

叶修无奈,被苏沐秋抓的有点疼,却不敢说什么:“我们没什么关系啊,她就是责编呗。”

“没关系??你当我傻啊?你们这聊天像是正常责编和作者的聊天吗?”

“额……”

“别给我装傻!你说不说!”

“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们是怎么样!你跟她很熟?她为什么知道你名字?你还认识她哥?”

“我是认识她哥啊……”这不正站在我面前吗。

“你还敢承认??你们这是普通的关系吗?啊?”

“我跟她真没别的关系,要有她哥也不会答应啊……”

“??!!”苏沐秋气的都有些词穷了,只剩下瞪眼的劲。

叶修看着他现在的样子莫名有些想笑。

“你还敢笑?笑个毛啊笑!!小心我揍你!!”

深知苏沐秋炸毛时候的武力值的叶修尴尬地摸摸鼻子,赶紧收紧嘴角。

“说!她到底是谁!”

哎,没办法,掩饰不下去了,他只能把沐橙交代出来了,默默给自己烧了柱香,夹在这两个人中间实在太难做人了,果然还是会有露馅的一天。

“额……要不,你自己问问她?”

苏沐秋满脸问号,自己问问她?还带这么玩的?

不过现在他气的智商早就没剩多少了,没空理这些细节,嫌弃地推开叶修就坐到了电脑前。

犹豫了一会措词,便开始在键盘上敲起字来。

一叶之秋: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

叶修的嘴角一抽,这问得,够直接,够爽快。

“滴滴滴”回复很快就过来了。

责编——疯狂的橙子:
哥哥?嘿嘿,你都知道了?
不过,对你有意思?你和叶修在玩什么情趣play?

……

……

哥哥??!!!!!!!!!!

……

2016年8月30日,苏沐秋,卒。
原因:囧。

————————————————————————

终于完结啦!

这里稍微交代一下背景,大概就是沐橙上大学在网上找了一份编辑的工作赚钱,不想让她哥知道担心什么的(他知道了会以为她生活费不够打钱给沐橙,而沐橙不想让她哥这么做??)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总之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吃醋的沐秋太可爱啦!

【伞修】出轨??!!(中)


画手苏×写手叶

没想到这玩意竟然还有中(#゚Д゚)

(上)

————————————————————————

傻笑着目送叶修走进了浴室,直到确认浴室门被关上后苏沐秋才松了松下意识绷紧的身体,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脚上撞到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热辣的痛感。

“嘶——”

龇牙咧嘴地抽气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无视脚背上红肿的一块,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他飞快转过椅身,打开被叶修合上的屏幕,这时候某人懒到连密码都不设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完全省了自己输密码的功夫嘛。

撇撇嘴,干正事。

他赶紧把目光锁定在屏幕里的刚刚瞟了好一会都没看清的名字上——“责编——疯狂的橙子”。

哟?竟然是责编?两个人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哈皮,总不会是在聊他新开的那篇文?难道真是我想多了?

可是当他转眼看到对话框里显示出来的那几行字时,顿时又抛开了刚才的所有想法,一边滚动着鼠标,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心中的某团小火焰在以他都无法控制的速度熊熊燃烧起来。

责编——疯狂的橙子:
叶修叶修!明天是七夕啊!

(谁来告诉我责编什么时候知道叶修真名的??!!)

一叶之秋:
啊?

责编——疯狂的橙子:
七夕啊七夕啊!你难道没有什么打算吗?

一叶之秋:
打算?有啊,码字呗。

责编——疯狂的橙子:
码什么字呀!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勤快地码字,七夕节,不就应该情侣一起出去秀秀恩爱什么的吗?

(what?!!什么?!秀恩爱?跟谁秀呐?!)

一叶之秋:
哟,那我那五万字的稿不交啦?不交我就去啊,必须得去。

责编——疯狂的橙子:
滚蛋!五万字必须得交!七夕也一定要过!好嘛好嘛,就出去吃个饭怎么样?

(滚蛋滚蛋!竟然还撒娇?!!还一起约出去吃饭?还是七夕约出去吃饭?!你知道他是个有男票的人吗??还把我放在眼里吗?!)

一叶之秋:
哦。

(漂亮!这时候就应该高冷的拒绝!)

责编——疯狂的橙子:
哦就是答应啦?嘿嘿,你要不要准备个礼物什么的浪漫浪漫?

(??你从哪里看出来他答应你了?!还想要礼物浪漫??)

一叶之秋:
啧,能别说浪漫这个词么,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责编——疯狂的橙子:
一点情调都没有!不知道你怎么谈恋爱的!哼,我不管,要是没有礼物你就别来了!

(excuse me???你们俩什么关系??)

一叶之秋:
你开心就好。

责编——疯狂的橙子:
唉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懂不懂谈恋爱的人感情是需要保温的啊,七夕诶,这么好的机会!

(保温?什么保温感情?哪里来的感情??!!)

聊天记录断在这里,后面还有几条责编发来的“人去哪了?”“必须得来啊!”催着叶修明天一定要出门去和她吃饭。

苏沐秋心中的弹幕早已飞的眼花缭乱,生气地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为自己看到的一切感到不可置信,谁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刚刚看到的是,他的男朋友,和另一个女生,恩……姑且认为是女生……这都不是重点!他们竟然明天约出去吃饭?还要送礼物?!

这可是赤裸裸的证据!

不不不,苏沐秋告诉自己要冷静。

这其中也许有什么误会。

苏沐秋用拳头锤着自己的胸口,平复着激愤的心情,要冷静,冷静,也许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可是……

误会个毛线!这都约上了!约上了!我这个正牌男友还没有约!他就跟另一个女生约着七夕去吃饭了!这是误会??这是误会吗??简直天理难容!!

……

他愤怒地锤了两下桌子,震的桌上的水杯抖了抖,撒出了几滴水,苏沐秋被自己搞出的动静吓了一跳。

不行,要冷静,他迅速的瞥了一眼紧闭着的浴室门,他没听见吧?为毛有种心虚的感觉……心虚?不对,我心虚什么??这是抓奸呐!男票眼看这都要出轨了!我看记录看的理直气壮!我问心无愧!

滚动鼠标再往上拉出之前的记录。

想着理直气壮呢,苏沐秋还是眼神贼溜溜地盯着对话框,心中暗搓搓地思考着,抓奸呢抓奸,拉着进度条往上挪,发现他们最近的一次聊天在一个星期前。

————————————————————

呐……怎么一写长了就不想往下写了(\#-_-)\

如果懒癌没犯明天会结束的

其实我暗搓搓的想写一篇浴室play啊啊啊
\(//∇//)\

【伞修】出轨??!!(上)


画手苏×写手叶

脑洞开于深夜60分,本来以为主题是笔记本,后来才开清是笔记(ノ○ Д ○)ノ没sei了……

——————————————————————————

关掉出水的花洒,苏沐秋在一旁架子上扯过一条毛巾在身上胡乱擦着向外走去。

穿好内裤,准备把换下的脏衣服拿出去时看到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顺手带进来的手机,拿过来习惯性的解锁打开屏幕,8月8号,嗯,这日期有点眼熟,正想着,看到提示栏上有QQ信息,拉开来一看是妹妹半小时前发的:

沐雨橙风:
哥哥,明天七夕哦,有没有什么打算啊(^_^)

哦,对了,明天是七夕,之前还和沐橙提过来着,苏沐秋鄙夷了一下自己的记性。

七夕啊,虽然作为一个自认是一个资深宅男的苏沐秋表示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感觉,所有的技能点都用在画画上了,但好歹自己也是有男朋友有家室的人,跟普通的宅男区别可大着呢,在沐橙几次的提醒下,倒也对这个日子上了心。

那,要不要和叶修出去“浪漫”一下?

苏沐秋不禁一抖,不太明白自己怎么会想到“浪漫”这么恶俗的词。

发个信息问问好了。

叶修码字的时候都不开qq来着,发短信吧。

收信人:叶修
内容:明天是七夕,打算怎么过?

发送成功。

苏沐秋就穿了条内裤站在浴室里等了一会,手机消息提示却迟迟没有响。

奇怪了,照理来说平常不都是秒回消息?

洗澡时积攒的雾气渐渐散了,站的有些冷了,苏沐秋不由摸了摸光着的胳膊,大概是冻得脑子灵光了,突然发现自己傻逼了,人就在外面,出去说不就好了,还傻愣愣地站在着等着回消息……

于是他一边思索着叶修为什么没有回短信的事一边向门边走去,走近了才听到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滴滴滴”消息提示音。

什么?苏沐秋条件反射地低头拿起手机看看,他发的是短信没错吧?怎么是qq提示音?

不对啊!他没回我,这是在和别人聊呢!

叶修这个万年不登qq只有责编夺命连环call后才勉强登一次的人,竟然在qq上和别人聊的这么火热??!!恩??难道是我洗完澡的姿势不对??

排除和编辑聊天的可能,这声音响的频率也太异常了吧!难道是黄少天?

愣着想了会,苏沐秋发现自己又傻了,出去看看不就完事了,瞎猜个毛劲。

他扯过一边的毛巾,盖在头上,假装平常擦头的样子慢悠悠地走了出去,果然看到那个本该在码字的人此时正开着QQ窗口和人热火朝天地聊着,这罕见的聊天手速,啧啧啧,他都不禁感叹了一下。

放轻脚步走过去,眯了眯眼睛想看看聊天对象是谁,看的太专注了以至于脚下一个没注意绊倒床脚眼看着就要往前摔去——

“欸!”

惊吓地大口喘着气,还好他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叶修的椅背,避免了一场杯具的发生,但却把椅子上的人吓了一大跳。

“哎呦我擦!”

叶修在吓得在椅子上蹦了蹦,飞快的合上屏幕转过身去。

“我说你干嘛呢?走路都不会走了?”

看了眼站的有些踉跄的苏沐秋。

“摔到没?”

本来还有些惊吓着的苏沐秋看到叶修合上电脑略显心虚的动作,瞬间忘了刚才差点摔倒的事,心中的小鼓滴溜溜的转着,打着马虎眼道:“没事没事,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摔倒。我洗好了,你快去吧。”

叶修狐疑的看了眼咧嘴傻笑,眼神飘忽的苏沐秋,觉得有些反常,不知道又抽的什么风,但此时脑子里还想着另一件事,便没多在意,绕开他拿了衣服就进浴室了。

——————————————————————

这大概是一个智商不在频道上的伞哥??

嘿嘿,欢迎评论欢迎捉虫⊙▽⊙

【伞修】只有你(军爷×小倌?)


深夜的孩纸有肉吃……

本意是想写一个霸道军爷×小诱受的故事,然而……
(╯°Д°)╯︵┴┴为什么会写成这样我也不知道……

————————废话结束的分割线——————

“哎呀,将军您来啦,叶公子在里面等着呢。”

身着红衣天月阁的老板娘带着比往常热烈许多的笑容迎向来人。

他身着长至膝盖的墨绿色大衣,敞着露出里面剪裁合体的马甲,黑色的军靴锃亮,闪出凌厉的锐光,笔挺的肩部映出他坚毅的轮廓,肩上的勋章赫赫显示着来人不俗的身份,气概如松,像翱翔在冬日的苍鹰,凛冽着飒飒风姿。不论多少次,只要他在的地方,仿佛生来而形成的气场就能夺走人们所有的注意。

老板娘控制不住自己望向他俊朗的面庞的眼睛,心脏跳动得有些失常。他褐色眸中偶尔闪过的光亮让她一愣,随男人步伐扬起的衣摆划过优美的弧度。

在触及到那人轻飘飘瞥过的眼神时惊觉自己的失礼,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她忙笑道:“苏将军,您这都有好几月没来了吧,我瞧叶公子应是想你想得紧呢。”

会说话的老板娘一语戳中苏沐秋的心扉。

脑中浮起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想起那个总是慵懒着靠在榻上的人,一双黑眸流连笑意,薄唇总爱勾起令他着迷的弧度。想起他的清淡话语,时而嘲讽,时而又意外的柔情。想起他靠在自己身上时的热意,与唇齿间最柔软的情意。本还可抑制的想念潮涌般的四散开来,从心脏渗出浸没四肢百骸,像床帷轻荡的流苏,浅浅的勾着心底的痒。

嘴角沁出一抹笑意,不由加快了脚步。

待绕过前厅,他在装饰华丽的木制门前停下脚步。

“都散了吧。”

“是!”后面的一队士兵整齐的立正,敬礼,便离开了去。

在白天这个时间并不是天月阁最热闹的时候,厅中只坐着零星几位客人,然而此时,他们的目光都被这一行人吸引。

“诶,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你这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啊,这最前头的这位,可是鼎鼎有名的苏将军,几年前的钺州大战一战成名,在他手上就没有打不赢的打仗!”

“哦?如此厉害?只是没想到,苏将军也好这一口啊。”

“我告诉你可不要乱说啊,小心性命不保。就凭苏将军这相貌,全城的少女都视他为梦中情人。可惜啊,人家只喜欢男人。你知道吗,他的情人,可是这天月阁最出名的叶少爷。”

“什么?就是那个一舞红遍尧州却再不露脸的小倌?”

“嘘!小声点!据说那叶少爷就出现一次,便迷倒了当日来的所有权贵,争相出高价替他赎身,可谁知,他根本不屑一顾,自此之后,就再没露过脸。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只接见苏将军一个人。”

“这么嚣张?难道没有人敢动他?”

“……”

外面的交谈还在继续。

窃窃私语的声音全被站在后厅门前的男人忽略,心心念念着即将见到的人。

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饱胀的感觉。苏沐秋不由笑笑,多月没见心底的人,此刻这一步竟是有些犹豫。

轻轻摇摇头,撇去这些不该出现的情绪。

门划出轻轻的“吱呀”一声,他抬脚踏入院中。

满目的花儿娇艳地盛开在他的眼底,衬着一丛丛挺拔的绿竹,与檐上偶尔停留的飞鸟。仿佛处处带着那人的气息,他轻嗅着院中熟悉的味道,走过那段闭着眼都能描绘出来的曲曲折折长廊,终于停留在一扇门前。

不知他会怎样迎接自己呢?嘴角抿着藏不住的笑意。

边想着,手中没有停顿地推开了眼前隔着想念的人的门。

叶修斜倚在榻上,一手支着额头,青色长褂套在身上,衬着白皙的肌肤,褶皱出令人遐想的弧度。半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颤,殷红的唇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像点在水墨上的红霞,像院中秀挺的绿竹,散发着慵懒而清雅的气息,又混着一丝勾人的娇媚。

仿佛感知到男人的到来,在门外人触上门的那一刻,便抬起眼,露出一双清亮的黑眸,闪着碎光,却又仿佛揉进了新春的融雪,眉眼间尽是独属于一人的柔软。

苏沐秋有些看傻了似的愣在门口,依然是那张动人的面庞,慵懒的气息,虽是许久不见,但却在心中日日想念,他的一颦一笑,脸上的每一处细节都清晰如画。眼神贪恋的在对方脸上流连,勾勒着熟悉而动人的轮廓。

被苏沐秋的反应逗乐,叶修轻声调戏起眼前的男人:“哦?看来多月不见,将军可是淡定的很。”

熟悉的轻讽语气让他回神,他终于舍得将眼神挪开,却是紧盯着对方流转着水波的黑眸,想从中看出和他一般炽热的思念。


https://note.wiz.cn/pages/wiz-flat-doc.html?kb=2bd6a351-3850-431f-94d9-fe6656c30ccd&dc=f101f540-c9a2-c48c-75b4-a53f58bf6112嘿咻嘿咻(这块肉的链接真是搞得我心好累……)

——————————————————
不会用链接……不知道为什么会搞出这个玩意(┯_┯)

总之这是开学前补作业发泄的产物(ノ○ Д ○)ノ

码肉的姿势还不够娴熟……躺平任调戏……

好吧……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