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凫_

【伞修】 See you again (1)


歌手苏×电台主播叶

一个中长篇,嗯,只想写一个甜甜的故事。

不要被开头欺骗了

————————————

 

 

下雨了。

叶修看向窗外,黑夜中的雨下的格外安静,只有在远处明灭的灯光中才看的到偶尔划过的雨丝,浅浅地在玻璃上留下一道痕迹。

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车辆经过,路灯的影子在地面拉的很长,有带着湿气的风从半开的窗口透进来,轻轻勾起他的发梢。

五月的天气,总是湿漉漉地拖着春天的尾巴,不情不愿地在一场场细雨中走入夏季。

他放下手中的咖啡,节目早就做完了,同事们也大多回去了,放平常他这个时候已经在家准备洗洗睡了,心情再好点会窝在沙发里刷一会儿网站,或者打几盘游戏。而今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不想那么早回家。

一个人待在灯光有些暗播音室内,不知不觉在窗前站了很久。

叶修动动脚,换了个姿势。

抬头往更远处望去,位于市中心的商业广场此刻还是灯光大亮,还有一些晚上出来聚会的年轻人在广场上笑闹着,和周围红红绿绿的颜色衬得正好,一股子热闹的氛围。

店铺上挂着形形色色的巨型广告牌,都是商家为了宣传自己的产品请来的明星代言,一个堪比一个打大牌,他在一片有些模糊的光影中找到一块好像是前不久刚换的牌子,眯眼仔细辨认了一下,海报上的人轮廓十分眼熟。

……

他低头,垂眼看看自己放在窗台上的手。

苏沐秋。

国内一线歌手,出道六年,坐拥粉丝千万,红遍全国。俊俏帅气的外表,温柔的声线,以及在音乐上及其突出的天赋,给了他无与伦比的超高人气。从出道到现在共发行六张专辑,平均每年一张,速度堪称业界楷模,而每张专辑更是次次创下销量记录,最佳歌手,最佳作品奖拿到手软。圈中前辈都是对这个出道便锋芒毕露的年轻人赞叹有佳,而除去作品,他个人的性格,用他粉丝的话来讲,苏到想给他生猴子。

叶修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形容时的忍俊不禁。

忍不住轻声笑了笑。

看着广告牌上那张温柔的笑脸,灿烂的眸子和上扬的嘴角,带着他身上独有的阳光味道。

那个人的笑容似乎一直没有变过。

他突然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少年跟在父母身后,两手分别拎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大袋子,刚从车上下来的女孩背着自己的小包一边兴奋地跑着一边甜甜地大声喊着“哥哥”,少年嘴里应着“诶”回头,看着朝自己跑来的小辫子一甩一甩的小女孩,顿时露出大大的笑容,眼睛眯成好看的弧度,带着点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好像闪着光,隐入路旁梧桐树扬下的斑驳树影中。

一个很温暖的男孩。

这是叶修看到时对他的第一印象。他刚从学校回来,一个月难得放假回家一次,便发现自己有了新邻居,而且是一户很幸福的人家,他在心底补充着。看着那一家四口的互动,亲昵而温暖,很像那个少年身上的味道。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的注视,少年偏头向他这望了过来,看到站在路边背着书包拎着行李的叶修,友好地冲他笑笑,嘴角弯起的样子带着初夏暖而热烈的意味,在心里悄悄烙下一个痕迹。

……

也难怪他一出道就爆红,这个仿佛带着一身阳光的男孩满足了所有女生的幻想,温柔起来像邻家大哥哥,舞台上的样子又自信而张扬,哪一种他都光芒四射,仿佛生来就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喝彩。

叶修又盯着广告牌上的人看了会,忽然笑了笑。

这种伤春悲秋的调调实在是不适合自己,今天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不早了,回家吧。

收拾下东西,他便出了楼往家走去。

他今天起的早,就没有开车来,从家里到电视台的距离也就半个小时的脚程,大清早慢悠悠地走路去上班的感觉也不赖。

啧啧,自己这算环保吗,他调侃似的想想。

其实就算没有起早,他平时也很少开车,一般都是死皮赖脸地蹭魏琛的车,偶尔也会蹭一回黄少天的,不过前提是喻文州在的情况下,不然不是他半路被烦死就是黄少天被他掐死。

总而言之考来的驾照几乎就是个摆设,放在家里不知道被遗忘在哪个角落积灰,要不是当初那几个人非拉着他一块学,他估计到现在也没个驾照。

至于他不开车原因嘛,嗯,自称是环保,实际上就是,懒,多高尚的理由。

叶修走在马路边上,非常惬意地放飞自己的大脑。

“滴滴——”

刺耳的汽笛声从前方传来,他下意识往右偏了偏身子,来不及吐槽司机在这空旷的马路上“滴滴”个毛劲,又被车前放肆开着的远光灯闪瞎了眼。

“我去。”

他闭了闭眼拯救自己差点被亮瞎的眼睛,听着车“呼呼”地飞速往身边开过,心中的弹幕横飞。

脑中却不知为何忽然闪过一张盈满了泪水悲伤的脸。

那天他回到家站在阳台上,意外的发现邻居家里诡异的沉寂,他疑惑的从对面的窗口望进去,却没有发现人,有点奇怪啊,叶修心想着。又仔细扫了一圈,眼神在沙发的角落一凝,看见缩着的一团人影。

是那个少年,他曾问起过父母自己新邻居的名字,好像是叫,苏沐秋?

他看见瑟缩的少年环抱着自己的双腿,躲在沙发角落里,身体一抖一抖的,显得十分的无助。

他,是不是在哭?

叶修觉得自己这样偷窥别人不太好,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

那个人为什么要哭,他疑惑的看着,却在少年侧过头看清他脸上的表情时一愣,喉咙口顿时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的难受。

少年的眼中都是泪水,眼眶红的吓人,眼皮因为哭的太久而发肿,漂亮的眼睛失去了原有的形状,他此时眉头紧锁,脸绷得很紧,微张的嘴似乎在低声呜咽着,满脸都是悲伤。他看着少年身上沉重的好像要不堪重负的悲痛,压垮他的脊背,逼得他只能紧缩成一团寻找安全感,手指在腿上抓的死紧,指节突出泛白的吓人。

叶修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么沉恸的感觉,发生了什么?

他都有些不敢想起第一次见到少年时的模样,是那么的阳光温暖,仿佛世界上不会有任何让他难过的事情。可看着少年此时无声哽咽的悲痛模样,仿佛失去了所有般的哀恸,那个笑着的他似乎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

心脏似乎还残留着那时如鲠在喉的感觉。

叶修顿了顿脚,深吸口气,不想再回忆起那个画面。

他慢悠悠地往前走着,余光瞥见路边驶过的汽车,脑中有什么东西跳了出来。

他那时找过父母,他们对他说,少年的双亲不久前刚出车祸,去世了。他还记得母亲叹息的脸,说着真是两个可怜的孩子。

啧,怎么又会想起这些事。他心里有些不太滋味。

轻轻的雨丝打在身上,留下一点点湿润的感觉。树丛里探出的夜灯打出暖黄的颜色,模糊地照着地上规则的石砖。

h市的雨总是下在安静的夜晚,下的悄无声息,一丝一丝地浸润地面,像一张绵绵的网裹住整座城市,总能勾起人心底最柔软的情绪。

叶修把今天的一切失常归咎到这场雨身上。





————————

嗯,感觉这样的叶神好神奇……

名字瞎起的……要开学了……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43)